具像艺术

编辑 锁定
具象艺术(figural art )指艺术形象与自然对象基本相似或极为相似的艺术。古希腊的雕塑作品、近代的写实主义和现代的超写实主义作品,因其形象与自然对象十分相似,被看作这类艺术的典型代表。欧洲古代的模仿说,中国古代的应物象形说,达·芬奇等人的言论都是具象艺术有名的理论表述。
中文名
具象艺术
外文名
figural art
类 别
艺术类型
含 义
艺术形象与自然对象基本相似

简介 编辑

title title
具象艺术作品中的艺术形象都具备可识别性、可参考性。古希腊雕塑作品、近代的写实主义和现代的超写实主义作品,因其形象与自然对象十分相似,被看作这类艺术的典型代表。具象艺术广泛地存在于人类美术活动中,从欧洲原始的岩洞壁画艺术,到文艺复兴时代的宗教壁画;从印度佛教艺术,到中国的画像砖石,都可以看到这类艺术作品,至今它仍是美术创作中重要的艺术风格。

特点 编辑

1.视觉真实性或客观性,即具象艺术是以客观世界为表现对象,并且把对象表现得就像我们所看到的一样真实。
2.艺术形象的典型性,即具象艺术是通过典型的艺术形象的创造来表达艺术家的个人情感和观念的。
3.情节性或叙事性,即具象艺术中往往蕴涵着一个或多个故事情节,它可以用文字语言直接来讲述或描述。
由于具象艺术的这些特点,因此除艺术所共同的审美功能外,它还具有记录的功能。
具象与表象不同,表象只是保持在记忆中某一事物的形象;具象则是作家、艺术家在生活中多次接触、多次感受、多次为之激动的既丰富多彩又高度凝缩了的形象,它不仅仅是感知、记忆的结果,而且打上了作家、艺术家的情感烙印,受到他们的思维加工。它是综合了生活中无数单一表象以后,又经过抉择取舍而形成的。从心理学意义上说,作家、艺术家的创作过程就是具象的运动过程。具象的运动过程主要是激发、强化作家和艺术家的情感,并与情感相互作用的过程。一旦进入具象运动阶段,创作者往往是情不自禁的,甚至是如痴如狂的,带有很大的不自觉性,很少受抽象思维的控制。具象不是抽象思维的起点,而是在抽象思维的作用下,选取、综合表象的结果。从发生学上说,表象、记忆能力是人的低级心理水平,动物也有表象和记忆的能力,但动物没有根据自己的需要、态度、体验和思想观念来综合取舍表象进而形成具象的能力,具象为人类所独有。

发展历程 编辑

具象艺术(figural art ),文艺创作过程中活跃在作家、艺术家头脑中的基本形象。是作家、艺术家在生活中多次接触、多次感受、多次为之激动的既丰富多彩又高度凝缩了的形象,它不仅仅是感知、记忆的结果,而且打上了作家、艺术家的情感烙印,受到他们的思维加工。它是综合了生活中无数单一表象以后,又经过抉择、取舍而形成的。从心理学意义上说,作家、艺术家的创作过程就是具象的运动过程。具象的运动过程主要是激发、强化作家和艺术家的情感,并与情感相互作用的过程。
一旦进入具象运动阶段,创作者往往是情不自禁的,甚至是如痴如狂的,带有很大的不自觉性,很少受抽象思维的控制。具象不是抽象思维的起点,而是在抽象思维的作用下,选取、综合表象的结果。从发生学上说,表象、记忆能力是人的低级心理水平,动物也有表象和记忆的能力,但动物没有根据自己的需要、态度、体验和思想观念来综合取舍表象进而形成具象的能力,具象为人类所独有。

新具象 编辑

在中国现代美术运动中,究竟有没有存在过自觉意义上的、与西方现代艺术对应的“新具象”艺术?具象绘画自80年代以来,仍然是中国当代绘画的主流。
从1980年算起,在此起彼伏的美术群体中,明确提出“具象”这个字眼时,只有两次,第一次是1985年6月在上海静安区文化馆举行的“新具象画展”,参展的是一些来自西南的艺术家;另外一次是1996年在中国美术学院画廊举行的“回到视觉——具象表现绘画展”,由中国美术学院的五名油画系青年教师的作品组成。两个展览的距离之大,使得在通常“具象”的意义上无法相提并论,“新具象画展”的代表艺术家毛旭辉说:“何谓新具象?即心灵的具象,灵魂的具象。”而11年后在杭州湖畔举行的“回到视觉——具象表现绘画展”的“前言”说:“回到视觉,就是回到目光所及之处,回到事物的本身,回到视觉主体与视觉对象——人与事物的遭遇之处。”前者的表现主义色彩以及后者强调的“回到视觉”,既有相同之处又有明显的区别,因此显而易见,他们既非因果关系,也不完全是时间上的继承和发展。
关于“新具象”艺术,目前美术界“写实”风格绘画的回潮。用“回潮”这个词可能已很不确切,因为在各种向“现实主义”“写实风格”“具象艺术”等名词靠拢的过程中,艺术家对非抽象的写实的绘画风格的重新注意,并非是复古或在原来起点上的再次开始,写实呈现更广阔更复杂的面貌,它确实是艺术家对于当代自身生存境况思索的一种反映。更多地考虑艺术家如何以自身的经验和体验,来选择写实的艺术语言,并以此传达出有别于传统的具象艺术新的含义。

艺术家介绍 编辑

85新空间耿建翌

耿建翌是杭州85新空间展的主要人物之一,亦是其后的“池社”与张培力一起的重要成员。他在浙江美术学院毕业时期所作的《灯光下的两个人》以其呆板、冷漠,给观众以极深的印象。与美国某些照相写实主义画家的惯用的手法那样,这幅作品的人物被高度概括化了,两个人物虽然在一起,刘小东《求婚》1990 但是很难确定他们之间是一种什么关系,穿蓝衣的女子与穿红衣的男子同坐桌前,却有一种奇怪的前后关系,男子阅读报纸以及女子双手紧握的两个动作,似乎强调了一种暗示,在这里,具象的造型反过来加强了这种思想性的揭示,这也是整个85时期具象绘画所少有的。85新空间展作为85美术思潮时期的主要展览,其引人注目处,也在于这种高度强化了的具体形象所给予的思想的震撼力。《理发3号——1985年夏季的又一个光头》就是这样一幅令人难忘的作品。从标题上看,其实这是后来的王朔式文学体裁以及“新生代”戏谑风格绘画的开始,作品的内容似乎是司空见惯和无意义的,但“光头”这个形象与“1985年夏季”这个具体的时间联系起来,这就使人有一种社会学式的联想,“又一个”说明“光头”已成为一种时尚(包括理发师),这种时尚,通过强调显示了它的荒诞性,观者在这种荒诞性意味的引导下,变得深思起来。
耿建翌有影响的作品还有《第二状态》,四个光头人像大笑的巨大画面,使“笑”的内涵不真实起来,有的艺评家曾认为四个大笑的人像是一种对人的笑的抽象,这是有道理的,“对人的笑的抽象”,
抽象两字指明了耿建翌这幅作品的真正意义,即“笑”的本质的揭示,在这里,笑没有时间和原因,所有的文学性的联想均对不上号,笑作为喜悦和可乐的名词,在这里成为一种肌肉运动,在世俗的喜悦面前,以至于我们深深怀疑起自己来。
耿建翌和参加“池社”的其他成员一样,不久以后就对他原有的那种绘画形式产生厌倦。在1987年第1期的《美术思潮》中有这样一段话: 我们从反省中看到,’85新空间的指向性和针对性,是源于对某种现象的不满。这虽然在一定阶段有其合理性,但仅仅凭借着一种不满,最终并不利于我们进行具有建树意义的艺术活动。而这样一种创造性的活动,只有建立于对本质的认识之上,才有可能实现。同时,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也对“新空间”呈现的审美态度和造型样式日益反感,而其中过多的注释哲学表现人性也开始使我们感到难受。
这段话在我看起来并没有其正触及到新空间的本质之处,虽然有“对某种现象的不满”等因素, 确定会妨碍绘画精神性的自由程度,然而这种对现象的认识,是可以逐步深化的,并不应成为影响“对本质的认识”的理由,什么是“具有建树意义的艺术活动”?在80年代中期那种几近春秋战国时代的新潮美术的背景下,似有急功近利之嫌。“新空间”由于题材和具象的形式等关系,在没有完整思想的情况下,确实是很难再深人和继续下去,但形式本身不是问题,因此,当他们误以为“新空间”的审美态度和造型样式已经过时,而重新形成了“池社”,不久便证明了它的生命力的短暂。
今天看来,85新空间虽然在具象绘画领域,特别在80年代中期那样的背景下作出过重要的贡献,但它的中断,本身说明了艺术家对它的认识,还不是当代新具象新写实回潮中的那种认识,在当时,它是因对传统样式的现实主义的不满中产生的,而对于要重新认识写实的、具象的传统,他们当时还缺乏足够的自觉能力。
安德鲁怀斯是二十世纪美国极具个性的画家,他的作品突出的特点是以具象写实的形象表现内心的抽象精神。怀斯生活于西方现代主义艺术思潮风起云涌的时代,但却一生远离城市艺术市场,孤处一地,形成了带有明显区域性和民族性特色的艺术风格。

法国具象绘画大师 --巴尔蒂斯balthus

他的写实可以从两个方面理解:首先,在技法上,他的写实绘画是建立在继承欧洲传统的基础上的,特别是在蛋彩画中表现的尤为明显。其次,怀斯的写实绘画不同于以往的古典主义写实,不论在形式上,还是精神内涵上都带有明确的现代意识。作品中体现出的抽象意识是现代艺术家基于自我观照基础上的自觉表现,与传统写实绘画中自发性质的抽象因素有着本质的区别。具象的形象只是怀斯表达抽象精神世界的外在形式。
绘画的写实——具象语系和象征——抽象语系是绘画发展历史中的两大阵营。其中孕含的再现和表现意识随着现代艺术的出现和发展,更加频繁碰撞和融合。作为一个生活在现代世界的艺术家,这种碰撞和融合也不可避免地出现在怀斯的艺术创作中。怀斯没有选择当时红极一时的抽象表现主义,而是选择了以具象的形象表现抽象意识这样一条艺术道路。本文通过对怀斯生活的时代、受教育背景和生活经历等各方面进行研究,探究他走上这条折衷道路的原因。并结合大量的图像分析,寻找他的具象写实语言与抽象意识之间的关联性所在,揭示怀斯绘画中包含的抽象意识的实质、成因以及具体的表现形式。在对其绘画的形式语言和抽象内核深入研究的基础上,透视怀斯绘画所带有现代性特征及现实意义。
词条标签:
美术 画家 书籍